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热门导读 HOT TAKEAWAY

采访笔记

  记录:冯建伟  采... [点击更多]

孙锡高主任:中医治疗肿瘤专题讲座

医院地址
南京市秦淮区正学路1号
孙锡高:肿瘤中医临证精析之--名家医案精析【擅“圆运动”治癌新秀】

发布时间:2020-05-21 09:26   浏览次数:95

陈长青:师法李可,擅“圆运动”治癌新秀

2015年底,笔者去广州探亲,住汉古中医馆附近,每天晚饭后外出散步,返回均9点左右,却见医馆内人进人出,中药房调剂员十分忙碌。遂与求治患者攀谈,得知馆长陈长青博土采取五行园运动辨证肿瘤患者体质的学说,大胆应用其先师——当代著名老中医李可——系列治癌方药,使肿瘤患者的治疗获得了较好疗效。连续观察1周后,因见陈每晚9点均难以下班而白天笔者要外出,在二人无暇面谈情况下,陈让其弟子转赠一本宣传汉古中医馆的小册子,与一本《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由宣传册中得知,陈长青1984年毕业于湖北中医学院(现名湖北中医药大学)中医系,2000年考取广州中医药大学著名伤寒专家熊曼琪的硕士生,2005年后复攻读该大学珠江学者赖小平的中药博士生,在对中医中药均有颇精深研究的同时,又去北京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等全国一流中医医院进修,并于2000年拜在李可门下,2012年放弃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的工作,自筹资金开设汉古中医馆。故其对肿瘤的辨治效果,马继松认为是可信的,故在此收入了其两则病案,希望年青一代中医,能对其采用的五行圆运动学说辨治肿瘤的做法进行验证。如确有疗效,将为肿瘤患者带来极大福音。

【医案1】张男,28岁,广西钦州人。2011年9月2日初诊。因“右臀上皮样肉瘤”在广州军区总医院行手术切除后复发,再行手术切除1次后,又行化疗5个疗程,并进行放救疗25次,仍未能控制进展。住院期间有四位病友同住一间病房,其中一位是病房主治医生外甥,因脑转移医治无效离世,因此对放、化疗失去信心,通过病友介绍来请我治疗。

刻诊:右臀肌肉萎缩,表皮瘢痕,色素沉着,外观似烧焦之木头。右下肢活动不利。面部满布红疹结节,胃纳稍差,体重减轻不明显,大小便正常。舌暗略紫,舌下络脉(-),上腭淡黄,苔薄白。舌印:++,腮印:+,甲印:0.脉象:右寸微,关弦滑,尺细弦数;左寸细,关尺弦滑数。中医诊断:痰瘤。西医诊断:右臀上皮样肉瘤手术切除并放化疗后。

通过汉古中医馆体质分析软件评测得知,患者先天体质,木:1.51,火:5.52,土:0.65,金:0.61,水:1.22;木平、火强、土平、金平、水平。后天体质,木:0.71,火:3.51,土0.09,全:0.16,水:0.53;木平、火强、土平、金平、水平。

辨证分析:五行之圆运动只能现中和,不能现五行,任何一行偏现即是病!火行独强意味着生发、宣散之力过强,而土、金、水弱则意味着运化、收敛、封藏能力弱。这就好比大自然只有春季、夏季而没有秋季、冬季,生命只有一味地升发、耗散,这和癌细胞只有无限制生长而凋亡机制失灵十分相似。患者先天五行体质乃现火气亢盛,数值高达5.52;而土金、水三气都较弱,且在1以下。可知患者土失运化,肺失肃降,肾失封藏,而火气独强,煊赫无度。

综合患者先、后天体质及当前症状分析,其病理乃脾土不足,不能化湿,湿邪内生;肺金不足,肃降失司,不能除湿,湿聚成痰;肾水不足,命火不强,不能温煦蒸腾水液,水聚成痰;复因火气独强,烁津成痰,疲湿凝聚,积久成毒,随气流注,聚于臀部,遂成肉瘤。

治疗当以健脾化湿、降肺固肾为根本,以化痰结、攻癌毒为重点。拟方如下:生南星、旱半夏、浙贝母、生龙骨、煅牡蛎、鲜生姜、淡海藻、玄参,党参、木鳖子、黄药子、白芥子、柴胡、枳壳、赤芍、茯苓、陈皮、厚朴、炙甘草、苍、白米。14剂。每剂加冷水1800m1,文火煮取300m1,分2次早、晚饭前温服,药渣复煎泡脚。

2011年12月14日四诊:经过三诊后,患者面部红疹基本消失,眠纳均可,大便1~2次,成形通畅,体重54kg。2011年12月8日于广州军区总医院行MR1复查:原左侧阴部周国异常信号消失。其余病变未见明显变化。舌暗红苔薄白,舌络稍细长。舌印:-,腮印:-,甲印:2。寸关细弦,两尺沉细紧涩。

处方1:生南星、早半夏、浙贝母、淡海藻、煅牡蛎、鲜生姜,炮附子、黄药子、白芥子、党参、茯苓、苍白术、莪术、陈皮,砂仁壳(后下)、炙甘草。14剂。煎服法如前。

处方2:生南星、旱半夏、浙贝母、煅牡蛎、淡海藻,炮附子、木鳖子、黄药子、白芥子、苍白术、茯芩、枳壳、赤芍、莪术、党参,柴胡、陈皮、槟榔、二丑、炙甘草。14剂。煎服法如前,与处方1交替服用。

2013年6月24日二十诊:自觉口干,眠纳均可,大便头干后软,紧张,不易平静。于广州军区总医院行PET-CT复查:左侧臀部盆腔底部及大腿近段内后部肌肉及周围筋膜信号范围较前缩小。左侧髖关节处骨代谢轻度活跃,建议4个月后复查。舌淡暗红苔薄膩。舌印:++,腮印:+,甲印:2小。脉弦滑无力。

处方1:守方加盐怀牛膝,天花粉。15剂。

处方2:守方加骨碎补,盐怀牛膝、炙甘草。15剂。

两方交替服用。

2015年4月20日三十七诊:自2013年6月至今,又历经年余,共十七诊,处方亦基本未变。患者自觉精神体力明显好转,无特殊不适。2015年4月20日在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查核磁共振提示,左侧臀部上皮样肉瘤术后复查,与2013年12月16日MR相比较:原左侧臀部、盆腔底部及大腿近段内后部肌肉及周围筋膜异常信号范围较前缩小,未见明显肿瘤复发征象;右侧髋臼、股骨头及股骨颈异常信号较前好转。血常规、肝功、肝胆胰脾B超等未见明显异常。

舌印:+,腮印:-,甲印:1,舌红苔根薄腻,舌络正常,左寸关滑,两尺稍紧;右寸关滑,两尺稍肾。

处方1:守方加合成皮。每周5剂。

处方2:守方加合欢皮,每周5剂,与处方1交替使服用。

2015年5月30日三十九诊:自觉臀部放疗后受辐射的肌肉、皮肤有异样不适感,与正常皮肤、肌肉不同,界限清晰。放疗部位皮肤时瘙痒难受,夜间尤甚。烦躁感基本消失。舌印:+,腮印:+,甲印:1,舌淡红,苔薄腻,舌络正常,脉左右均滑略弦。

生黄芪、合欢皮、白鲜皮,制首乌、怀熟地黄、生纹党,生白术,茯苓、炙甘草、浙贝母、刺蒺藜、短淡海藻,桂枝嫩尖、全当归、赤芍、陈皮,怀牛膝、红花、桃仁,阳春砂仁。5剂共末,每次,每日3次,饭后半小时开水冲服。现仍在继续观感治疗中。

【医案2】张男,57岁,广西桂平人,2014年5月7日初诊。3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间断性咳嗽;1个月前咳加重,伴有活动或劳累后左倒胸痛,胸闷气促,未予重视;3天前突然痰中带血,于2014年3月17日在当地医院就诊,CT检查考虑“左中央型肺癌,左肺上叶阻塞性肺炎伴左胸腔积液”当天住入广东南方医院医院。3月21日行PET/CT检查提示:①左肺上叶近肺门处块状高代谢灶,考虑为左肺中央型肺癌,该病灶侵把左上肺叶走气管开口并累及左下肺支气管开口,左上肺阻塞性肺炎;②左肺下中外基底段急性炎症,左侧胸腔中等量积液;③纵隔内气管隆嵴突下结节状高代谢灶,考虑为淋巴结转移;④右侧第7侧肋骨代谢灶,多考虑为骨转移。通过积液细胞病理等检查,最终诊断为:左肺中分化棒状细胞痛(T2N2M1,IV期),在肺上叶阻塞性肺炎,左侧胸腔积液。遂行化疗(DP方案多西他赛120mg,d1~5,d1+顺铂20mg)2个疗程,左胸腔注射顺铂40mg并水化,同时进行左肺癌影像引导强放疗累计20次。

刻诊:每日有数声咳嗽,无咯血,进食时胸骨后有轻微疼痛,大便1~2日一行,眠纳均可,精神、体力尚可,体重64kg。查血红蛋白105g/L。舌淡红略紫,苔根浊腻,舌络稍粗长。舌印:+,腮印:+,甲印:0。脉细。

在各种类型肺癌中鳞癌最常见,约占50%,患病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男性多。据报道,I期肺癌包括手术和非手术在内,其5年生存率最高达39.3%,Ⅱ期则分别为11.7%和4%,Ⅲ期肺癌无1例存活3年。肺癌各组淋巴结转移中,以食管旁、肺下韧带、隆嵴下淋巴结转移最差。本例患者发病即为最晚期的临床Ⅳ期,预后极差。

我们认为癌症的发生主要有三大原因:①体质失衡是基础。以寒性体质为主,先天五行圆运动严重失衡。②七情失调是诱因。以忧思悲恐过度为主,气滞则血瘀,气滞则津停。③痰瘀胶结是载体。寒凝则血瘀,气滞则津停湿阻,聚而为痰,痰瘀胶结,成癌毒附着之温床。癌毒凝结是根本,且与年龄正相关。

我们通过汉古中医体质辨析系统对癌症病人进行评测分析显示:癌症病人先天五行体质多为木强或火强,且火强占多数,数值多超过5;而土、金、水至少有一行较弱,且多在1以下,甚至为负数。五行之圆运动只能现中和,不能现五行,任何一行偏现即是病!癌症病人的木、火强意味着生发、宣散之力过强,而土、金、水弱则意味着运化、收敛、封藏能力弱。这就好比大自然只有春季、夏季而没有秋季、冬季,生命只有一味地耗散。这和癌细胞无限制生长而没有凋亡十分相似。

由此提示,木、火宣散太过,金、水敛藏不足,生命早期表现体质较好,活力旺盛,但也导致患者早期对身体的忽视,生活方式过于耗散而不自知,一进中年,不论有无明显诱因,均易导致五行运转机制严重失衡,突发乖戾之疾。

先师李可曰:“人身各部,头面四肢,五官九窍,五脏六腑,筋骨血脉,但凡一处阳气不到便是病。沉寒痼冷之顽症,一切肿瘤皆此因。”五行圆运动之理,火可生土。脾胃如釜,元阳为釜底之火。故凡治脾胃病之药不效,速温养命火,火旺自能生土。故桂附理中汤为百病之要方。肿瘤病人有虚寒证者占十之八九,桂附理中汤因而是基本处方。

同时,前辈孙秉严指出,癌症治疗重点是大攻、大破、大下;破阴祛寒,行气破瘀,逐痰破结,攻癌排毒。以他的治癌专方为主,继续研究攻癌专方、专药,是提高治癌疗效的根本途径。

本例患者平素体健,亦无烟、酒等不良嗜好,发病后饮食如故,精神体力均无下降,甚至体重也没有减轻,发生如此重病,实因先天体质太偏,五行圆运动严重失衡而不自知,不能及时自我调节,导致痰湿瘀浊蓄积于肺,久而化毒,形成癌毒致肿,使肺气肃降功能障碍,引起咳嗽;日久失治,伤耗肺气,现胸闷气短;因未及时阻断病势发展,癌肿损伤血络致咯血;如若再不制止,导致津血大伤,大肉脱尽,阳气随形体而脱,则生命枯竭,无力回天了。据此,我们采取攻癌毒为主,补肺气为辅,佐以理中为法。同时,考虑患者正在放化疗,攻毒之力已十分强大,故药拟半攻半补。

鸡血藤,生旱半夏(打)、生南星、鲜生姜、浙贝母、醋三棱、醋莪术、淡海藻、百部、白茅根、藤梨根、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生晒参、正炮台芪(切)、生白术、干姜、炙甘草,竹茹、赭石各,干蟾蜍、千金子、天葵子、急性子、槟榔、黑丑、白丑,加冷水2500ml,文火煮取40ml,分2次早、晚饭前温服。药渣泡脚。

2014年7月16日二诊:因患者寄希望于放、化疗,仅服药7剂即停。患者至今目已累计住院5次,化疗5个疗程,放疗25次。于5月20日第三次化疗结束并累计完成25次放疗后行CT检查,评价疗效为部分缓解。因此,对放、化疗更为信任,遂采取相同方案再入院行化疗1个疗程。于6月30日第5次入院,CT提示左肺上叶软组织密度影并左肺上叶阻塞性肺炎,较前进展;纵隔及左肺门淋巴结肿大;左侧胸腔中量积液,较前增多。行支气管镜检发现左肺上叶支气管瘢痕性狭窄,管口被白色黏痰及坏死组织堵塞。考虑为肿瘤控制欠佳,更改化疗方集为NP方案,具体为长春瑞滨40mg,d1、d8+顺铂20mg,d1~5。因肿瘤未能控制,患者出院后立即来诊。刻诊见:偶咳嗽,无发热,无咯血,无胸闷气促;但进食时胸骨有微痛,并向后背放射。胃纳好,精神体力均可,大便1~2天1次。体重66.6kg。舌淡紫暗胖大,苔根浊腻微黄,舌络细长,脉沉缓无力。舌印+腮印+甲印0。守方不变。

2014年8月6日三诊:服药7剂又停,并于7月27日第6次放、化疗,CT提示:肺部病灶较7月8日变化不大,左肺放射性炎症较前明显,疗效评价为稳定。遂于7月28日再行NP方案化疗。因患者7月30日中午突然出现进食后食管梗阻,急行胃镜检查。提示食管内大量食物潴留,距门齿11cm处可疑食管狭窄,内镜无法通过。经禁食、下胃管及对症处理后症状缓解。出院时查血红蛋白(HGB)95g/L。

患惠者历经6个疗程化疗,25次放疗,后期调整了化疗方案,肺部病灶未见改善,且放射性肺炎加重,并出现食管严重梗阻;全身症状也有加重,体重下降。遂对放、化疗丧失信心,要求纯粹中医治疗,并于8月6日出院来医馆就诊。

刻诊:胸骨后仍觉疼痛,进食时加重,并向后背放射,自觉疲劳,稍劳即气短,食欲尚好。偶有咳嗽,无咯血,无发热。大便1~2天1次,有时1天1~2次。体重63.9kg,较前下降2.7kg。舌淡嫩,胖大略紫,苔白舌根稍腻,舌络细长呈淡红色。双脉滑而无力,尺沉细。舌印:++,腮印:++,甲印:2溶末。现肺部癌毒未衰,又添放射、化疗之毒,邪毒亢盛,正气大虛,邪逼正危。所幸患者食欲尚好,胃气未败,尚可奋力一战!

治当九攻一补,祛除一分邪气,即保得一分正气:①鸡血藤,生早半夏(打)、生南星、鲜生姜、浙贝母,醋三棱、醋莪术、海藻、百部、茅根、藤梨根、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生晒参、正炮台芪(切)、熟附子、生白术、干姜、炙甘草,干蟾蜍、竹茹、赭石、千金子、天葵子、急性子,槟榔、黑丑、白丑。加冷水2500m1,文火煮取400ml,上午10点、下午4点各温服1次,先吞化瘤丸半袋。药渣泡脚。②化瘤丸,每次半袋,每日2次,中药汁送服。③化毒丹,每次3粒,凌晨温水送服,服后禁食3小时。④平消丹,每次5g,每日3次,饭后半小时温水送服。

2014年11月15日四诊:患者出院后,未再进行任何放、化疗,坚持服用中药,坚持每日步行8公里以上,清淡饮食,早睡早起,情绪乐观。迄今已连服中药50剂,自觉症状改善,体重增加。遂于11月14日在南方医院复查PET-CT提示:①上次显像所见的左肺上叶近肺门处肺癌原发灶,此次显像消失;②左肺上叶、左肺下叶近肺门处及右上肺近纵隔处旁见明显放射性肺炎;③右肺内见多个散在分布小结节,代谢未见增高,考虑为良性结节;④双肺上叶尖段轻度肺气肿,心包内少量积液,左侧胸腔内中量积液;⑤上次显像所见纵隔内气管隆嵴下淋巴结转移灶,经此次治后消失;⑥上次显像所见的右侧第7肋骨转移灶,经治后也消失。惠者全家喜不自禁。今日来诊时见:精神、体力明显好转,面转红润。自诉胸骨前疼痛基本消失,胸闷气短明显改善,但走路较快或劳力时仍有胸闷、气短。偶有一两声咳嗽,少痰,痰中偶有血丝。眠纳均可,大便每日1次。现体重68.1kg。舌淡暗红胖大,苔根薄膩,舌络细长。脉弦略滑无力。舌印+腮印+甲印2溶末。①汤药处方守方,加花蕊石,煎服法不变,每周5剂。②化瘤丸6袋,每次1袋,每日2次,中药汁送服。③化毒丹,每次3粒,凌晨温水送服,服后禁会3小时。④平消丹,每次5g,每日3次,饭后半小时温水送服

处方:患者每周服汤剂5剂,连服8周后,因无任何不适,又自行停药。此后又间断服用中药25剂。多次电话叮嘱患者不可掉以轻心,必须遵守医嘱,接时服药,起居有时,饮食有节,但无奈患者以自己目前能吃、能睡、能劳动,甚至还能通宵打麻将为由,始终不愿遵守。后电话追访,患者仍无不适。

依据我们的经验,患者在肿瘤临床治愈后,仍需间断服药满5年,才有可能彻底停药,以免肿瘤复发,功亏一篑!

分享到:

关于晨光ABOUT ZHONGDA

南京航天医院(原南京晨光医院)——位于南京市秦淮区正学路1号,始建于1944年,国家公立二级甲等医院,南京市医疗保险及工伤定点单位。 中医肿瘤专家门诊主要以中医治疗肿瘤为特色,围绕中晚期肿瘤治疗,探索中医解决方案,开展中医整体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中医辅助放化疗增效减毒、中医预防复发转移等多项临床治疗。        

  • 医院地址:南京市秦淮区正学路1号

  • 固话:025-83248120 025-85573679

    邮编:210000

  • 免费班车班次:南京火车站、高铁南京南站、南京中央门长途汽车站等乘地铁3号线到雨花门站下车,沿应天大街向西600米到雨花村;2、导航南京晨光医院)。3、公交 126路、14路、109路、 113路、126路、39路、 86路、 803路、110、116路等到应天大街梅花村对成。

院内即景HOSPITAL SCENERY

南京航天医院(原南京晨光医院)国家公立二级甲等医院 版权所有 权限申明
ICP备案号:苏ICP备1905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