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热门导读 HOT TAKEAWAY

采访笔记

  记录:冯建伟  采... [点击更多]

孙锡高主任:中医治疗肿瘤专题讲座

医院地址
南京市秦淮区正学路1号
孙锡高:肿瘤中医临证精析之--名家医案精析【方“复”不杂,“大”而不乱,擅治肝脑】

发布时间:2020-05-03 10:10   浏览次数:124

周仲瑛:方“复”不杂,“大”而不乱,擅治肝脑

周仲瑛(1928—),江苏南通人,五代业医,从小随父江苏名医周筱斎学医,对急、慢危难大症的施治渐有积验,1947年去上海医学院进一步深造。1955年复入南京中医学校进修,后被留校从事医、教、研工作。20世纪70年代末,采用通下泻瘀、滋阴利水法,使西医治流行性出血热病死率由22%降至4%,震惊世界医坛,并成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医诊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后曾任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首届国医大师。

由于癌的致病特点与难治性,恩师周促瑛教授认为癌病为患,必有毒伤人,从而提出“癌毒”学说。癌症病理过程,虽异常复杂,但总由癌毒留于某处为患,癌毒一旦留结,阻碍经络气机运行,渌不能正常输布则留结为痰,血气不能正常运行则停留为瘀,癌毒与痰瘀搏结,则形成肿块,或软,或硬,或坚硬如岩,附着某处,推之不移。瘤体一旦形成,则狂夺精微以自养,致使机体功能迅速失调或脏腑气血衰弱,诸症叠起。正气亏虚,更无力制约癌毒,而癌毒愈强,又愈耗正气,如此反复,则癌毒与日俱增,机体更加虚弱,终致毒猖正损,难以以回复之险境。

故对癌症之治疗,周老提出以抗癌解毒为基本大法。初期,正虚不显时,以抗癌解毒配合化痰软坚、逐瘀散结为主;中期,兼有脏腑功能失调时,可适当伍入调理脏腑功能之品;晚期,正虚明显者,则以补益气血阴阳为主,兼顾抗癌解毒、化痰软坚、散瘀消肿。其常用抗癌解毒有白花蛇舌草、白毛夏枯草、山慈菇、制南星、土茯苓、制僵蚕、制蜈蚣、蜂房、漏芦、炙蟾皮、马钱子等;常用化痰消瘀、软坚散结药有石打穿、八月札、莪术、制水蛭、制大黄、海藻、炙鳖甲、王不留行、炮穿山甲、桃仁、地龙、路路通等。在抗癌复方中,抗癌解毒药与逐瘀消痰软坚药的选用,应视病表而辩证择药,如扫毒甚者,当选白花蛇舌草、山慈菇、漏芦;瘀毒重者,当用制蜈蚣;痰毒剧者,用制南星、制僵蚕等;病以血分瘀邪为主者,可逐瘀为先,伍用制水蛭,莪术、炮穿山甲、桃仁;兼气分者,可配用八月札、路路通;肿著者,配王不留行、海藻等。

现将周老治疗颅内恶性肿瘤的和肝脏恶性肿瘤经验介绍如下。

1. 治脑癌,解毒被风、化痰消瘀是关键  先生认为:导致脑癌的癌毒之邪,或原发于脑,或源于其他脏腑的癌病,癌毒走注,侵袭至脑。毒邪与痰瘀相博,致成脑部肿瘤。并进一步认为,病理因素除了毒、痰、瘀外,还多风,因头为清阳之府,“高巅之上,唯风可到”,痰随风行,风动痰应,风痰毒瘀,搏击于脑,故脑癌患者多晕眩、抽搐之风动证候。

癌病系邪实正虚之病,周师认为,脑癌患者,正气虚衰可能会有多个方面,而肝肾不足更为突出。肝肾虚馁,甚至阴损及阳,阴阳两虚,症见头昏目眩,头脑空痛,头重脚轻,步履蹒跚,腰酸膝软。故肝肾亏虚、髓海不足是其本,毒瘀风痰是其标。

在治疗上,周老倡复方大法,尤其注重解毒祛风、化痰消瘀。病重邪甚,邪气鸱张是病情不断恶化的主要因素,而邪实方面又常包含有癌毒、风痰、瘀血等。因而主张用复法大方,即融合多种治疗于一炉,多点突破,多面围攻,攻朴兼施。临证多集合解毒抗癌、活血化瘀、祛风化痰、补益肝肾等于一方,祛邪消瘤,祛邪扶正,在攻补的主次上,重视祛邪。常用蜈蚣、全蝎、露蜂房、制白附子、山慈菇、法半夏、胆南星、僵蚕、泽漆、天麻、钩藤、白蒺藜、羚羊角粉、珍珠母、石决明、龙骨、牡蛎、紫贝齿、漏芦、鳖甲、党参、黄芪、北沙参、麦冬等。

【医案1】周男,56岁,20031126日初诊。脑胶质瘤术后6年,4年前复发,在我们门服用中药至今,头痛已不显,头昏不尽,头颈左侧歪斜已轻,发作减少,礼物模糊,纳佳,大便不爽,苔黄薄腻,舌黯红,脉小弦滑。证属肝肾亏虚,风痰瘀阻,清阳失用。葛根、白花蛇舌草,制南星、泽漆、泽兰、泽泻、漏芦,太子参,制白附子、炙僵蚕、川芎、山慈 菇、大麦冬、桃仁、枸杞子,石昌蒲,土鳖虫,炙全蝎、制大黄,炙蜈蚣

20041124日二诊:脑胶质瘤,经治病情减轻,但仍有头颈向左侧不自主歪斜,胃中冷,嗳气,大便正常,夜晚口中流涎,苔薄黄腻,质暗红隐紫,脉小滑。肝肾亏虚,风痰瘀阴、肝胃不和。止方改制大黄,加肿节风,赤芍,法半夏、制香附,高良姜,九香虫、制附子

200548日三诊:右侧头部隐痛不尽,痛在头角、后脑,头昏不清,头颈不自主左侧歪斜发作见少,右大腿外侧时有麻木,尿黄不畅,大便不成形,两目视物模糊,嗳气,胃部怕冷,苔黄薄腻,质暗红,脉小弦滑。网痰瘀阻,肝肾不足,气阴两伤。葛根、白花蛇舌草各20g,制南星、泽漆、泽兰、泽泻、漏芦、白薇各15g,山慈菇、太子参各12g,制白附子、炙僵蚕、川芎、桃仁、石斛、大麦冬、枸杞子、制香附、法半夏,石昌蒲,土鳖虫、高良姜,熟大黄、炙全蝎,炙水蛭、吴茱萸,炙蜈蚣

200548日方改熟大黄,炙水蛭,去高良姜,加黄连,煅瓦楞子,红豆杉,露蜂房,炒牛蒡子。另服复方马钱子胶囊,每次0.3g,每日2次。

20051021日五诊:近来头昏不痛,头颈不自主左歪现象减少,行路稍有左偏,目花,右腿麻木,大便日行不畅,不成形,尿有分叉、不爽,口干欲饮。苔黄蒲腻,舌偏暗,脉细。B超示膀胱壁稍模糊、前列腺肥大。200548日方改熟大黄8g,水蛭4g,去高良姜,加露蜂房10g,煅瓦楞子、泽兰、泽泻各15g。另服马钱子胶囊,每次0.3g,每日2次。

之后,仍以上方出入调理,头已不昏,肢麻亦渐有改善,病情稳定。

按:本案为胶质瘤术后复发病例,风痰瘀阻,清阳失用,是主要的病理因素,而肝肾亏虚是期病理基础,气阴两伤是其病理演变结果。周师从风痰瘀阻,清阳失用,肝胃不和进治,药用白附子、制南星、泽漆、山慈菇等祛风化痰,炙僵蚕、炙全蝎、蜈蚣、九香虫等虫类药搜风通络;漏芦、白花蛇舌草等解毒散结;大黄、桃仁等活血散瘀;兼以太子参、麦冬等益气养阴。因有胃冷、嗳气,故佐高良姜、制附子、吴茱萸温中和胃。至于兼证又当随证佐药。此例用中药治疗后一是头痛缓解,二是头颈不自主向左侧扭歪十去七八,三是病情长期稳定。

另外,周师指出牛蒡子对于脑水肿引起的颅内压增设所致头痛有缓解作用,用量宜2030g,若脾虚便溏者则非所宜。马钱子为周师治脑肿瘤常用药,如炮制正确、用量适当,确有通经络,消结肿功效,对于风痰阻络所致偏瘫,语謇等疗效较好,另还有较好的止痛作用。本药不入汤剂,炮制后装胶囊,以每服0.3g为宜。

2. 治疗肝癌,清化湿热、化瘀解毒为大法  肝癌的形成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病理过程,“癌毒”是与肝癌直接相关的首要病理因素,贯穿疾病的始终。一方面,癌毒形成,蕴结体内,气血运行不畅,胁肋气机阻滞留局部,痛如针刺,固定不移;继而血瘀水停,水泛为肿;或日久蕴热,胆汁不循常道,发为黄疸等诸多变证。另一方面,癌毒还掠夺体内精微物质自养,致气血津液亏虚,机体失于濡养,脏腑功能不足,肺虚则见咳嗽短气,脾虚则见乏力消瘦,肝虚则筋骨酸软、目涩扑枯、月事不调,心虚则心悸、易惊,肾虚则腰膝酸软、水肿等,最终可有大肉尺脱、大骨枯槁的恶病质表现。

周老指出,从肝癌患者的症状表现看,即有邪实、乖张的一面,如局部肿志、局部疼痛、胸腹闷胀、目睛尿黄染、发热、烦躁不安等;亦有正虚、正不抗邪的一面,如倦怠乏力、少气懒言、形体消瘦、自汗、效盗汗等。从所致癌毒病理因素的多样性可发现,气滞、血瘀、痰凝、湿聚、火郁扫毒致病,临证多发为邪实表现;从癌毒耗气伤阴,久病或禀赋正气不足,手术化疗伤正而言,又常现一系列虚弱征象,多以气阴两伤,气血不足、脾胃虚弱、肝肾阴虚为主。总体而言,邪实正虚,本虚标实,因虚致病,因邪致实,因实致虚,虚实夹杂是肝癌病理性质的总概括。

周师认为,肝癌病位在肝胆,涉及脾胃肾等脏腑。各种病理因素胶结不解,癌毒内生,死血、顽痰、邪毒在肝胆暗结“恶肉”,肝癌即成。在肝癌病程中,癌毒中的各种病理因素或皆有表现,或有偏盛突出,但皆蕴于肝胆。在其不同阶段,常不同程度地表现出肝脾失调、肝胃不和、脾胃虚弱、肝肾不足等证候。

湿热留滞、瘀毒结聚是本病慢性化的重要原因,因此,清化湿热,化瘀解毒是治疗的基本大法,但因病机复杂,应多法并进。实证有气滞、痰阻、血瘀、湿聚、热郁等;虚证又有气阴两伤、气血亏虚、阳虚气弱、阴阳两虚等,临床难以用一方一法来治疗。周老提出“复法大方”是治疗本类疾病的一种有效途径,其中“得法”是针对各种病理因素夹杂的情况而设,表现为症状杂、证候多、病理因素间互为因果、此时必须将多种治疗大法融为一体,复合而成,临证中多根据患者不同的病程阶段、证候特点,灵活运用活血化瘀、清热解毒、化痰散结、疏肝调脾、益气养阴、健胃助运等治法。使处方“复”而不杂,“大”而不乱。

【医案2】朱男,55岁,2001919日初诊。

200068日体检发现“肝右叶高分化肝癌”行肝癌切除手术,术后9天介入化疗。今年8月中旬,复查紧邻原病灶处又见肝部病灶,未能手术化疗。刻下:自觉症状不多,但面黄不华,疲劳乏力,检查肝功能、AFP、乙肝标志物均正常。苔淡黄腻,舌黯,脉细弦数。拟扶正抗癌,清扫解毒,化瘀散结。白花蛇舌草、石打穿、半枝莲、薏苡仁、山慈菇、生黄芪、鬼馒头、仙鹤草、生白术,漏芦、天冬,制鳖甲(先)、制南星、莪术、枸杞子,灵芝,土鳖虫,制蜈蚣21剂,水煎服,每日1剂。

20011212日二诊:CT复查肝右叶病灶从4.5cm×5.0cm缩小到3.0cm×4.0cm,AFP(-),肝功能正常,自觉肝区隐痛,食纳、二便正常,梦多,精神尚可。舌苔淡黄腻,舌紫,脉小弦滑。治守原意。919日方加炙蟾皮5g,鸡血藤,八月札,枸杞子,改生黄芪,仙鹤草。服法同上。

200236日三诊:CT再次复查肝右叶肿块缩小至2.7cm×3.3cm。肝区隐有痛意,天阴较甚,天晴稳定。余无任何不适,食纳知味,腹部不胀,二便正常,面色不华。舌苔薄,中部稍腻,舌稍红,脉小滑兼数。扶正抗癌,消瘀解毒。白花蛇舌草、石打穿、黄芪,制鳖甲(先煎)、山慈菇,漏芦、八月札、泽漆、水红花子,莪术、枸杞子、制南星、制鸡内金,灵芝,炙蟾皮、土鳖虫,制蜈蚣。服法同上。

2002814日四诊:B超复查肝右叶肿块缩小至2.0cm×9cmAFP-)。体重稍增,肝区不痛,腹不胀,口稍苦,入睡较难。近查血糖8.7mmo1/L。目前再次住八一医院,注射无水酒精,苔薄黄腻,舌黯,脉小弦。36日方加薏苡仁20g,地骨皮、合欢皮、茜草,生黄芪。服法同上。

20021023日五诊:注射无水酒精4次。在八一医院复诊查B超:肝右叶肿块消失,空腹血糖9.4mmo1/L,血小板计数降低,肝区间有不适,口干,稍有饥感。苔薄黄腻,舌红偏黯,脉小弦滑,面黄欠华。36日方加地骨皮,生地黄,花生皮、女贞子、墨旱莲。服法同上。

经过近9年随诊,基本方为2001919日方。根据出现的兼夹症状加减治疗。现食纳如常,多次腹部B超示病灶逐渐缩小至消失,AFP/CEA/肝功能检查均正常。

按:本例患者属痰湿热毒互结,凝滞脉络,日久发为积聚,累及肝之疏泄、脾之运化。且癌毒耗伤元气及阴津,化疗也易伤气血,表现气阴两伤的证候。治拟益气养阴、化痰祛瘀、软坚散结、扶正抗癌、清热解毒等综合治疗。经过近9年的治疗,患者痴情稳定,未见肿瘤复发。此案中,周老用的到炙蟾皮,此药味辛有毒,归心、肝、脾、肺经,功效散热解毒、利水消肿、杀虫消积,主治痈疽、疔疮、发背、瘰疬、恶疮、徵瘕癖积、臌胀、水肿小儿疳积、破伤风、慢性咳喘及胃癌、肺癌、膀胱癌、肝癌、食管癌及白血病等。解毒利水是其特点,周老多在肝癌病例中应用。

以上简要介绍了周仲瑛教授诊治的脑癌和肝癌的经验,可窥周老诊治肿瘤经验之一斑。先生针对现阶段肿瘤发病和中西医诊治过程的特点,创造性地提出了“复法大方”的诊治思路,具有现实和深远的实践意义,临床可供借鉴。

分享到:

关于晨光ABOUT ZHONGDA

南京航天医院(原南京晨光医院)——位于南京市秦淮区正学路1号,始建于1944年,国家公立二级甲等医院,南京市医疗保险及工伤定点单位。 中医肿瘤专家门诊主要以中医治疗肿瘤为特色,围绕中晚期肿瘤治疗,探索中医解决方案,开展中医整体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中医辅助放化疗增效减毒、中医预防复发转移等多项临床治疗。        

  • 医院地址:南京市秦淮区正学路1号

  • 固话:025-83248120 025-85573679

    邮编:210000

  • 免费班车班次:南京火车站、高铁南京南站、南京中央门长途汽车站等乘地铁3号线到雨花门站下车,沿应天大街向西600米到雨花村;2、导航南京晨光医院)。3、公交 126路、14路、109路、 113路、126路、39路、 86路、 803路、110、116路等到应天大街梅花村对成。

院内即景HOSPITAL SCENERY

南京航天医院(原南京晨光医院)国家公立二级甲等医院 版权所有 权限申明
ICP备案号:苏ICP备19059860号